節83 退卻

    火炮轟鳴,硝煙密佈。大筆趣 www.dabiqu.com

    巨大的聲浪雷鳴般地滾過,震得房頂的積雪成片地坍塌、震得房頂的灰塵簌簌飄落……

    腳下的大地在炮聲中顫抖個不停,桌上的酒杯酒壺一個個仿佛覺得桌面燙腳似的,一個個叮叮噹噹跳起、落下……

    而原本在這個房間中喝酒的幾個金人則舉着凳子蹲在桌旁,生怕房子突然倒了把他們埋在裏面。

    幾分鐘前他們還坐在桌前喝酒,桌上的酒肉還是那些漢人供奉的,這讓沒什麼油水的幾位謀克歡欣鼓舞,正商量着如何才能從那些漢人身上再撈點好處的時候,大炮就忽然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一直過了很久,外面的炮聲這才漸漸停歇下來。

    坐在主位……不,是舉着主位蹲在桌旁的猛安放下椅子,拍了拍頭上的灰塵,驚疑不定地問道:「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「主子稍安勿躁,待奴才探探究竟。」一個乾瘦的謀克自告奮勇的出了門去,不過很快他就回到了屋內……

    「什麼情況?」猛安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那乾瘦的謀克仿佛失了魂一樣,張着嘴指着遠方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「你倒是說啊!外面什麼情況?」旁邊一身紅綠錦緞的謀克着急的問道。

    「太慘了,太慘了……」那乾瘦的謀克說完忽然轉身乾嘔起來,屋內頓時瀰漫起酒與胃酸混合的難聞氣味。

    「走,出去看看……」

    那猛安一見自己的手下如此表現,心中不由得打了個突。

    那傢伙別看他乾瘦乾瘦的,可人卻兇狠極了,是猛安手下第一猛士。

    如果連他都受不住,那外面的情況肯定糟糕到一定程度了……

    然而這位直沽寨名義上的最高統治者一出門,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——自家的外牆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打飛了,牆外密密麻麻的堆着無數殘肢斷臂,其中有人的,也有馬的。

    外面的雪地仿佛被人用灌了紅墨水的氣球砸了似的,曾經潔白的雪地早已被鮮紅的血所浸染。

    地上、牆上、枝頭上……鮮熱的馬賽克還冒着熱氣,散落的殘肢偶爾還會抽搐幾下……

    不過是走出一扇門,眼前就仿佛變成了血腥的屠宰場一般!這一步所跨越的距離令人仿佛來到了地獄!

    「嘔——」

    這種刺激人生理極限的畫面即便是這幾位謀克也有些撐不住了,只有那位猛安還算好些,但他的臉色也是極為蒼白,仿佛隨時都會吐出來一樣。

    這種純粹的生理反應無關於經歷,更與自身強悍與否無關,在血腥味與視覺的雙重刺激下,不噁心才是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「主子您看,這些人好像是蒙人!」

    剛剛乾瘦的謀克已經吐夠了,雖然臉上不太好但終究還是有心思觀察其他的細節了……而他手中拎着的正是會一個帶着蒙人特徵的頭盔。

    而放眼望去,那些染血的衣物、武器,以及那些屍體的模樣無一不在強調着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「蒙人……這就打過來了!?」那猛安也是渾身一震,終於強行壓下了嘔吐的欲望,蹲下身子來仔細查看那些屍體。

    果然他很快就發現了,幾乎所有人都是蒙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說幾乎是因為其中也有一具漢人的屍體,如果是肖恆他們在的話很容易就能判斷出這是來自復興社的成員。

    「這他娘的……」

    那猛安神色數變。

    也是,這隊金人一直以來都只是守在這個偏遠的小村寨里,以最低軍力防守着時不時出現的倭寇,同時也駐守着來自海上的糧食補給線。

    隨着港口逐漸有封凍的跡象,北上的運糧船也越來越少了,而最後終究一去不返。

    而取而代之的是秦氏商行的那些艨艟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

語言選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