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回

    測試廣告1

    夜靜更深,偌大的南州陷入沉睡,丑正二刻,沉寂的街上傳來四更的梆子報時聲響。詞字閣 www.cizige.com

    此時,郊外一處農家的地下牢,季管事等人在審問今日刺殺小主子的犯人。犯人嘴很硬,二更時還問不出什麼,直到用了重刑才肯透露三個字:吳督軍。

    「吳督軍除了嘴毒,沒腦子更沒那膽子,繼續打。」季管事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到了三更,那犯人實在撐不住了,含糊其詞地把嫌疑按到孟家的頭上。他說,雖然孟家與北月家取消了婚約,安平郡主的存在始終是孟二小公子的污點。

    什麼八字不合?若聖上需要孟家與北月氏聯姻,這種說法隨時被推翻。

    為免夜長夢多,讓她消失最令人心安。

    「孟家再討厭我們郡主,也不會挑這個時候動手。」季管事淡淡道,「給他最後一次機會……」

    給最後一次機會之前,把人架到一間水牢,看看裏邊綁在木樁上的一個人犯。

    「此人三年前參與綁架我們的小郡主,官府以為他死了,以為侯爺對幕後之人一無所知。是個漢子,下半身完全潰爛,依舊一字不提。」季管事坦誠道,

    「若你也這般硬氣,今晚之後將與他作伴。」

    說罷揮揮手,讓人將犯人帶去用刑:

    「先把他手臂上的肉削了,削完四肢的肉還不肯招供就把他扔進水牢。」

    幕後黑手一再失利,定會捲土重來,不怕抓不到新的犯人。死士不怕死,就怕生不如死,他就不信了,所有死士都那麼嘴硬?

    「別削,我招,我招……」

    季管事:「……」瞧。

    最後一次機會了,那犯人被之前的刑法打得遍體鱗傷。招完供,他懇求季管事賞他一死,這是保全家人性命的唯一方法。

    當死士的人,有孤兒,有被矇騙的遊俠,有在外邊僱傭的殺手,有一些從小養着的家奴,他們有家室捏在主子們的手裏。

    季管事如了他的願,殺了,連夜找個偏遠的地方掩埋。

    至於對方的家人,恐怕早就死了。在擄人計劃失敗之後,死士本該當場咬碎毒丸自盡。

    可他們被道長詭異的手法制住,無力自盡。

    一旦被活捉,不管是否招供,他們的家人也難逃一死,因主子們要殺之以儆效尤。除非這些人是故意被抓,提供假信息讓定遠侯找錯報復的對象。

    當然,那不是季管事該操心的事,侯爺自有決斷。

    當夜,幾名死士被分開審訊,除了招供的那位是首領,其餘人等皆是聽命行事,對指使人一無所知。

    招供的首領死了,其餘人等依舊在審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什麼都不知道,季管事讓人詳細查問他們的生活習慣與環境,希望從中找出一些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那小麵攤的老攤主夫婦死了,包括住在山裏的兒孫們。

    為確保計劃順利展開,殺幾個人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在他們眼裏,若任務順利完成,老攤主一家也算死得其所。能為自己的主子效力,是庶民的榮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榮幸?」清晨,練完功,用完朝食,準備回墨院晨讀的元昭微怔,「是哪個龍子鳳女如此尊貴?公主阿姊嗎?」

    眾人皆知,她口中的公主阿姊定是那六公主,對方越嫌棄,她越喜歡這稱呼。

    「按線索的指向,確有幾分可能。」何春傳達季管事的原話。

    據犯人的口供得知,策劃擄人計劃的表面主使人姓邵,人稱邵衛長。此人不知什麼來頭,言行舉止傲慢自大,總是用一副看死人的目光對死士頤指氣使。

    死士們特別討厭他,在幾名管事裏,大家對他的印象更加深

竹子米推薦:我的佛系田園  水墨田居小日子  神隱士的悠閒人生  我的老爹是重生  一簾風月掛九重  平凡的修仙歲月  
隨機推薦: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

語言選擇